-

机房奇遇夜

2020-07-30

星期五下午六点,我走进机房,MIS的人全走了。事实上,除了夜班的技术员外,全公司的人差不多都走光了。
 
老美们都是这样,不管有什么事,一到周末,早早就翘头去享受假日,一切麻烦都等到星期一;难怪老美都痛恨星期一。
 
我为什么还在这里呢?因为:一、我是软体工程师。二、我的经理要我兼任系统管理。三、我休假了两个礼拜。四、我的经理在这两个礼拜里,为了表示他也懂UNIX,把所有的档桉系统来了一次乾坤大挪移。五、为了平息众怒,他要我“悄悄”地把它们还原。六、两个月前他刚加了我百分之十五的薪水。所以我只好来收烂摊了。
 
这个机房是MIS的机房,我们部门借用部份空间来设置主机,主要是考虑到它有个不断电设备。说是不断电,其实也只能撑个几小时。更糟糕的是,没人知道究竟能撑几小时。我早早就告诉MIS的老黑经理汤尼,建议他找个时间测试一下。这家伙也是吊儿啷当,不当一回事。在碰过两次壁之后,我告诉自己,走着瞧吧。
 
我坐下来,打进密码,进入SUPERUSER的帐号。许久以来养成的习惯,第一件事就是拷贝。不管我如何恶搞,至少还可以回复到动手以前的状态。事实上这个习惯的确帮过我许多大忙。我估计拷贝重要的部份大概要一个小时,穷极无聊之下,我连上MIS的PC网路,看看有什么新玩意儿。就在一大堆文件档桉和试算表之中,忽然瞄到有个JPEG目录,这可新鲜了。进入那个目录,除了满满的档桉外,还有个显示程式。我任意地挑了个档桉,用显示程式打开一看:妈妈咪呀!一副纤微毕露的胴体在高解析度的荧幕上悠懒地伸展着。别搞错,不是我少见多怪,实在是它不应该在这儿。公司的人事部门一直重覆地三令五申有关性骚扰的问题,像这种图片,是绝对禁止出现在公司的。想到这点,本想马上跳离这个程式,以免惹祸上身;转念一想,一来又不是我存的档桉,与我无关,二来这时候机房又没有别人会来,三来实在是太无聊了,于是我将程式设到投影片模式,让它自动显示一幅又一幅的图片。看着看着,我不禁有点心猿意马起来。
 
忽然,从我身后传来一个女声。